昨日下午6時,灞橋熱電廠幼兒園內,家長抱著孩子的被褥離開 華商報記者 趙彬 攝昨日傍晚7時,夕陽灑在灞橋熱電廠幼兒園的綠色操場上,幾名家長抱著被褥,拿著餐具,站在已經鎖了門的教室前焦急地議論著。7月24日,他們得到了幼兒園下學期停辦的通知,孩子該去哪裡上學成了難題。
  附近幼兒園沒法接收孩子
   昨日是灞橋熱電廠幼兒園放假前最後一天上課,下午5時30分,家長們聚集在幼兒園門前議論著停辦的事情。電廠老職工王女士說,一個月前,幼兒園給家長開了一次會,說是因為經費包不住,幼兒園可能辦不下去了,但園長也不忍心把孩子扔到半路,承諾儘量再撐一兩年,把剩下兩個年級的孩子送走。“從那會兒起,有辦法的家長已經開始聯繫新幼兒園,沒轍的人只能抱著希望等。”
   7月24日晚,大多數家長都收到了幼兒園打來的電話:幼兒園下學期肯定辦不成了,家長趕緊給孩子找新園。但昨日奔波的結果是,附近大多數幼兒園已經放假,新學年的名額也已報滿,家長們得到的答案都一樣:沒法接收你的孩子。
  >>老職工
  這個幼兒園帶大幾代人
   除了對這個突如其來的通知深感意外,更多家長聊起的都是對幼兒園和老師的不舍。“我孩子就在這幼兒園長大的,現在孫子也在這裡。”王女士說,建廠後這幼兒園就開辦了,現在有50多年曆史,很多電廠職工幾代人都是在這個幼兒園裡長大的,當時的幼兒園阿姨現在都成了七八十歲的老奶奶,遇到當年帶過的孩子,還認識呢。
   家長們說,幼兒園收費低,伙食也好,每天都把孩子的一日三餐貼在門外給家長看,老師也盡職盡責。“不久前才重新粉刷了校舍,還剛剛升級為西安市二級幼兒園,可現在咋說關就要關了呢。”王女士有點不舍。
  >>老師
  孩子告別的話讓人流淚
   和孩子們一樣要離開的,還有幼兒園的9名年輕老師,她們不僅要告別剛建立起感情的孩子,還要面臨著失業,有的老師甚至已經寫好了簡歷準備給自己找出路。
   儘管老師們很無奈,但怕影響孩子們的心情,課堂上並沒有刻意提起這個話題,但還是有聽到消息的孩子說:“老師,我們以後永遠不會再見了”,“今天是我在幼兒園吃的最後一頓晚飯了”。聽到這樣的話,23歲的曾老師說,她止不住流下了眼淚。
   “我們了不起再換一份工作,可對於這些孩子們來說,他們離開剛熟悉的同學、老師,要重新適應新的環境和同學,有的孩子甚至一年時間都不一定能適應。”在幾名家長面前,朱老師使勁眨了眨眼睛,沒讓眼淚流下來。
   華商報記者瞭解到,幼兒園內共有130多名學生。
  >>園長
  收費低 入不敷出難支撐
   在幼兒園辦公室內,園長在為孩子們開轉園證明。據園長介紹,企辦幼兒園收費定價低,每月只有300多元的額定標準,可這根本負擔不起幼兒園的花銷,幼兒園就每月多收了200元作為老師的課時費,可前不久有人把這事告到了灞橋區教育局,幼兒園只好向家長們說實話,並退了多收取的費用。可這樣一來,幼兒園入不敷出,只能關門。
   儘管園長也幫家長聯繫了別的幼兒園,可因為離得太遠,家長們不願意把孩子送過去。家長齊先生說:“實在要關我們也能理解,哪怕給我們一點時間,讓把這學期上完。”但對這樣的請求,園長也很無奈:自己做主留下孩子,如果開學沒老師,是不是把孩子都耽擱了?
   華商報記者 郝蕾  (原標題:130個孩子遇上學難題)
創作者介紹

利是封

yb90ybayp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